澳洲父亲来华卧底“致幻剂”窝点 合肥警方介入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12-06 来源:新京报

澳洲来华卧底的Rod,在合肥与供应商接触时,查看25i-NBOMe等“致幻剂”样品。 《60分钟》视频截图

■ “澳洲大叔因儿服致幻剂死亡来华卧底”追踪

澳大利亚第九频道《60分钟》播出《卧底在中国》后,来华卧底调查“致幻剂”供应商的澳洲大叔Rod,成了大家关注的“勇敢父亲”,同时,导致Rod儿子产生幻觉跳楼的药物“开心纸”25i-NBOMe,也成为大家关注焦点。

合肥警方表示,已根据节目找到Rod卧底时接触的药品生产公司,但因25i-NBOMe未列入我国毒品管控范围,如何调查和处理,还需要进一步协调。有禁毒及医药专家称,25i-NBOMe之类的药品合成容易,加之不法者利用“纳入监管周期长”的漏洞,不断寻找新的非列管化学品替代来逃避监管打击,致使非列管制毒原料和新精神活性物质贩卖活动猖獗。

合肥警方开始调查涉事公司

在澳大利亚父亲来中国卧底调查“致幻剂”的新闻刊发后,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也注意到了这条颇受关注的报道。

合肥警方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是9月14日晚8时许看到的相关新闻,“因为媒体报道里涉及合肥,我们当晚就着手调查。”他称,警方于当晚就调取了澳大利亚《60分钟》的节目,并根据其中的报道进行了跟踪分析,已经于16日上午找到了涉事公司。

上述警员称,报道中提及的“致幻剂”25i-NBOMe并未列入毒品管控范围内,所以也不属于公安禁毒部门打击的范围。“这件事目前仍在调查中,如果涉及违法犯罪,则由公安来处理。”

涉事公司英文官网已清空

9月17日晚,新京报记者查询澳大利亚父亲卧底时接触的合肥驰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英文官网,发现其上所有的产品信息和联系方式都已清空。在其中文网站上,仍保留着原始信息,在“产品库存”一栏,可以查阅到13种原料和中间体,其中并不包括熟悉的25i-NBOMe和a-PVP。

新京报记者在网上搜索25i-NBOMe,仍可以找到多家供应商。新京报记者联系的几家厂商表示,他们属于正规企业,25i-NBOMe这种性质的药品不对个人出售,只有科研机构和医药机构可以少量购买,由于纯度不同,每毫克的价格在200-800元不等。

此外,在网上号称可大量交易的部分商家,公开发布的电话已关机。一家标价7000元一公斤的商家表示,现已不进行25i-NBOMe的销售,其他情况无可奉告。

新型致幻药品存在监管空白

合肥警方工作人员表示,警方在查缉毒品时,会根据《易制毒化学品名录》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但根据目前的名录,俗称“开心纸”的25i-NBOMe并不在管控的范围内。“这不是毒品。尽管找到了涉事公司,但具体如何进一步调查和处理,还需要相关部门一起协调。”

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主任则表示,致幻剂的管理方是公安局,而非食药监局,“这是毒品,不是药品。”

合肥市公安局一禁毒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25i-NBOMe等药品的列管速度远远跟不上毒品化学家们变更分子式的速度,这让禁毒工作很为难。”

此前,国家禁毒委员会首次发布了《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报告称“为逃避监管打击,不法分子不断寻找新的非列管化学品作为原料进行替代,大量非管制化学品流入制毒渠道”。该报告称,非列管制毒原料和新精神活性物质,让网络贩毒更加猖獗。

专家解读

1 25i-NBOMe是不是毒品?

不能称为毒品,实质上已形成一定危害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不论在中国食药监总局官网的《麻醉药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还是在我国《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中,都没有出现25i-NBOMe这一致幻剂的名字。

“它并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毒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禁毒教研室主任、副教授李文君介绍,目前我国对毒品的管制,属于列举式管制,在精神药品和麻醉药品的管理目录中有明确名字的,才被称为法律意义上的毒品。对于一些主体结构很相似,但却不在上述目录中的,被称为新精神活性物质。

国际麻醉品管制认为,新精神活性物质(NPS)属于不受制于国际管制措施但其作用类似于受管制药物的滥用物质,其中列入了新出现的滥用药物,还列入了未必是新的但最近日益遭到滥用的物质。

李文君称,这一类物质又被称为“策划药”,即在被管制物质基础上,增加或减少其分子结构,使其变成新的物质,但特性相似,一些不法分子以此来钻法律空子逃避法律打击。

她说,从法律层面上讲,新精神活性物质与毒品有着本质区别,毒品是由国家规定管制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而新精神活性物质尚未被纳入法制之内。许多具有显著精神活性特征的药物,都是在出现较为严重的滥用问题后才被有关国家作为毒品来管制。新精神活性物质在实质上就是已经初步形成一定的现实危害或滥用潜力,但尚未被法律规定为毒品的物质,它属于未来的毒品。

2 25i-NBOMe危害有多大?

用高压锅都可合成,服用危害不可逆

多个公开兜售25i-NBOMe的博客网帖中,有博主称少量服用25i-NBOMe能带给服用者强大的、全息的、富有活力的视觉效果,带来欣快感、兴奋、刺激感,并能增加联想和创造性思维、音乐欣赏感等。

“这东西就跟兴奋剂相似,服用后能使人产生幻觉,能使人兴奋,是一种比较新型的物质。”一位博士后医药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物质是一种化工中间品,并不在目前的药物目录中,“在一般的实验室里就可以合成”。

江苏泰州的一家生产商告诉新京报记者,25i-NBOMe的技术含量不高,很多不正规小作坊制作的低纯度药品在市场流通,价格低廉且购买不需资质,被大量运出国门的很可能就是这些。

长期从事禁毒法研究的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褚宸舸表示,长期服用25i-NBOMe可能对大脑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吸食产生幻觉后,作出的一些行为有可能危害到自己或者他人,“比如有可能会自杀,或者攻击伤人。”

褚宸舸称,此类物质并非像传统毒品一样需要从植物当中提炼出来,而是通过化学合成的,有原料就能就地合成。除了制作成本低廉外,它们合成起来难度并不高。据其了解,大学本科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就有能力通过化学实验合成,甚至用高压锅也有可能实现合成。

3 监管存漏洞如何弥补?

加快法律流程将此类物质纳入监管

李文君介绍,25i-NBOMe虽然2003年就在德国被制造出来,但直到今年3月召开的联合国麻醉品委员会第58届会议上,才被列入《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附表I予以管制。在联合国纳入管制后,今年4月1日,美国率先对此实行了紧急临时管制。

李文君认为,目前该物质之所以还未被纳入监管范围,最主要的问题是“纳入监管范畴周期比较长”。据她介绍,一种物质是否被纳入监管范围,需要经历预警监测、调查以及评估等过程。这一过程,目前由国家卫计委、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及公安部三部门负责。然而,这一过程周期往往较长,但“新精神生活物质”更新速度快,“我们的反应机制和进程,确实需要加快。”

“我国对像麻黄素类似的药品管控力度一直很大,但化学合成比较复杂,药品层出不穷,管控起来也可能滞后。”褚宸舸表示,目前出现部分贩毒集团通过改变物质的部分分子结构,钻法律漏洞,以此来逃避法律制裁。“没有在名单当中的物质想强制禁止,从法律上来说没有合法性。”

他同样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法律流程,尽快将此类物质列入监管目录当中,这是国家禁毒委和食药监应该加强的地方。此外,除了完善法制建设,还应加强教育宣传,让公民特别是青少年远离这些物质,“从预防抓起,就抓住了源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张维 林斐然 杨锋 实习生宋奇波 王丹 沈威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