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影院:缩减售票人员成大趋势 强势地位将受挑战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12-06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 迷失的影院售票员

东方网9月18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自从中国电影热烈拥抱“互联网+”概念起,这个行业的各个环节都在进行大换血式的更新迭代。在电影院,一台台接通互联网终端的自助取票机成为观众购票的最重要渠道。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沪上各大影院的票房输出里,7至8成来自互联网购票平台,传统售票窗口的票房输出已呈快速下降之势,在有的影院,甚至仅占一成。这也让传统的售票员岗位遭到波及。已经有影院经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未来会考虑减少服务员(售票员)数量。也许,影院售票员这一传统职业的消失,仅仅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了。

以前7个售票窗口齐开如今2个窗口足以应付

带给影院如今巨大变化的开始,源自2012年电影票团购的出现。当时票价非常低廉的电影团购席卷全国。几乎每家影院都和网站一起在搞优惠团购的活动。但在当时,问题随之而来,由于数量巨大,团购的观众取票需要在售票柜台进行,这导致了队伍越来越长,人越排越多。曾在星美正大影城工作的周琼告诉记者,她记得很清晰,那时影院内的售票窗口经常要加开,最多时包括VIP窗口要开出足足7个。改变随之而来,2013年,沪上的各大影院开始使用自助取票机,包括格瓦拉、蜘蛛网、时光网等品牌的终端开始渐次布局于各大影院的售票大厅里。

起初,电影院内的自助取票机台数很少,也就一两台,使用的人也不多。但在电商迅猛发展的近两年,手机购票、现场到影院自助取票,已成为大多数影迷的选择。大规模添置各个平台的取票机,已成为今年大多数影院的标准动作。

记者在本周多个黄金时段走访影院时发现,就算是在晚7点的黄金时段,大部分影院的售票窗口也只开了2个,主要的观众流都被引向了一旁的自助取票机。有意思的是,在上海影城的大厅内,自助售票机和售票窗口并排而列。人来人往的观众都在往自助售票机方向走,百无聊赖的售票员甚至托着下巴在“思考人生”。

永华电影城的相关负责人钱智俊表示,在周一至周五的上午,影院方面只安排一个售票员,“就足够应付”。在周末的黄金时间里,影院安排2到3个窗口,也基本可以满足现场购票的人流。这场面在前几年是难以想象的。

取票比例最高至九成缩减售票人员成大趋势

钱智俊向记者透露,今年永华的票房来源,大约8成来自互联网终端,仅有不到2成是现场排队购票。而对一些新建的影院来说,情况也大抵类似。百丽宫影城的汪骅告诉记者,他们也计算过影院今年的票房收入,其中超过7成来自互联网平台。“据我了解到,7成大致是一个平均数字,有个别影院甚至可以做到9成的票房来自互联网售票。”

据记者观察,目前沪上多家大型影院,一般配备4-6台自助取票机。上海影城和百丽宫影城都配备了6台,而人流相对较大,类似于龙之梦金逸影城的自助取票机则多达8台。在该影院的大厅里,这个角落被称为“取票机方阵”,不少影迷第一次见都称颇为壮观。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取票机的方便快捷,人工服务完全没有了前几年的压力。百丽宫影城的汪骅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目前他们的服务人员有20个左右,由于很多时间段,售票窗口的空闲,他们已经计划在未来缩减服务人员的数量,以此降低运营成本。

而在永华影城,影院服务人员的数量如今也慢慢减少到20个左右。值得一提的是,永华影城在售票窗口前贴出了大幅招聘海报,他们正在大力招聘计时工,海报上写道:“17元/小时,每8小时16元饭贴,员工福利观影。”这样的条件对于在校大学生来说,颇具诱惑力。永华影城的钱智俊则透露,在暑期,他们招入的计时工数量很多。

转型综合性服务人员上升通道很有限

以永华影城为例,单一的售票员其实已经无法满足工作需求。在这里,他们被统称为影院服务人员。新入职的员工需要一段长达3个月的培训期。钱智俊表示,在影院,新员工需要熟悉影务(入场散场引导等)、票房(售票口)、卖品(爆米花、衍生品、咖啡吧)三项工作的全部内容。一般来说,培训的周期是半年,但三个月差不多可以熟悉整个流程。然后,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位影院服务员就可以带训新人。

那这项工作的吸引力到底如何?记者找到了在该影城工作了6年多的曹斌。虽说6年的工作时间不算长,但对影院的服务人员来说,已经是一个“老人”了。曹斌告诉记者,他们的工作是做六休一,每天工作6.5个小时,分早中晚班。如果遇到零点场等影片的放映,下班时就要接近凌晨3点。

这个岗位其实流动性很大。曹斌说,短的也就五六个月,干着觉得没劲就走人了。他很诚恳地告诉记者,其实这份职业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关键就是看态度是否认真,和观众的沟通是否真诚。据其透露,目前“95后”渐渐成了这个岗位上的主力,可能他们更为随性,也更加难以久留。

对于互联网的冲击,曹斌自己也觉得,这是大势所趋,就连自己平时去影院看片都会在几个大平台上预定。“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刚来时,永华一年的票房也就3000多万,去年都快7000万了。”至于原因,曹斌自己分析道:“几乎每一个年轻人出门娱乐的首选就是去看电影。网上预定又可以提前安排,不会很赶,取票也方便。”

曹斌透露,这份工作的收入也就“一般般”,上升通道也很有限。当被记者问及,做了那么多年是否有级别晋升时,他也是一头雾水,“也就每年加一点工资,我们不分什么级别的,大家都一样。合同我是三年一签,也已经签了两次了。”对于是否有机会进管理层,曹斌看起来也是兴趣不浓,“之前好像有过,有内部竞聘的岗位,好像是两年前,说不清,随缘吧。”

巨变或在悄然发生影院强势地位将受挑战

如果说,各大互联网购票平台的崛起,让售票员这一行业率先受到了冲击,那在不久的将来,目前看似强势的影院方或许也将受到BAT巨头们更大的挑战。

记者了解到,目前主流的购票平台有格瓦拉、蜘蛛网、猫眼电影、淘宝电影、百度糯米以及微票。在淘宝电影工作的周琼告诉记者,这一行业的竞争空前惨烈。所以目前来看,影院无疑是“坐山观虎斗”,他们可以挑选给出最大合作力度的电商进行合作。

周琼告诉记者,包括淘宝电影在内的几个购票平台是不和影院进行分账的,淘宝电影甚至连手续费都不收取。就是这种疯狂砸钱的举动,让这个行业里的巨头们时刻绷紧神经。

在业内人士看来,购票网站的烧钱模式总会过去,随着阿里影业、腾讯旗下企鹅影业的成立,“布局”成为最关键的字眼。一旦这些平台拥有了强势的电影资源和购票网站天生的优势,他们肯定会提出和影院进行票房分账。周琼还告诉记者,购票网站目前还拥有一项影院无法达到的东西,那就是大数据。目前,猫眼、格瓦拉、淘宝等都有着丰富的即时票房数据和影片信息库等,这些数据和资源也是单家影院根本无法拿到的。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迷失的影院售票员”只是一个大博弈的最初牺牲品。或许2年后,过惯好日子的影院将迎来一次真正的“大地震”。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