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跌倒积水中无人扶离世 曾是抗洪救灾战士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10-14 来源:新京报

张建伟生前照片。

8月30日17时50分许,骑电动摩托车的张建伟(图右)跌倒在水中,他身旁的白色轿车打着双闪,却一直未出来人救援。视频截图

三位年轻男女第一时间发现意外,但最终未施援手。视频截图

附近两家商铺老板在张建伟落水2分钟后,开始施救。视频截图

再访五福路的事发地,很难想象0.4米深的积水夺去一条生命。

事发时间轴

8月30日下午四点多

开封市遭遇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

17时50分许

张建伟骑电动摩托,跌入0.4米深积水中。

6秒钟之后

5米外的街边商铺,有人发现此次事故。

26秒钟之后

三名近前查看情况的男女转身离去,最终未施以援手。

2分钟之后

附近商家杨彦武、李琳在一名路人的帮助下,开始伸手救人。

17时52分许

解放军155中心医院接到急救电话。

18时50分许

经心肺复苏无效,张建伟被确认死亡。

跌入水中2分钟之后,才有附近商铺的人向张建伟伸出援手。

8月30日,河南开封遭遇了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17时50分许,61岁的张建伟骑电动摩托车涉水回家途中,摔倒在积水里,被车压住身体难以起身。

这之后的2分钟里,至少有两次机会能让他得救。假如最先发现事故的三名男女能伸出援手,假如5米外打着双闪的白色轿车里能有人下车施救。

没有假如。

路边一家摄影店的摄像头,记录下全过程。

视频被发上网络后,“扶与不扶”的讨论再次引爆网络,参与救人的两个老板都认为“扶的人,良心使然,不扶的人,各有考虑,毕竟这个社会坏了”。

而“伸把手、救条命”的背后,围观者太多复杂的考虑,让扶危救困没能成为现实。

同样“视而不见”的,是开封市相关部门对于这次降雨的公开信息:高度重视、冒雨视察、干群投入、泵站抽排……

没有提“积水中有人丧生”的信息。

当一场暴雨考验着这座城市的排水系统时,一场关于良心的考验也铺开试卷。

张建伟死了。

下着暴雨的开封市街头,他跌倒在路边0.4米深的积水里。不见挣扎,没有呼救,甚至连头都没来得及露出水面。

在他发生意外6秒钟之后,就被人发现了。

3个年轻男女趟水到近前,离张建伟不足1米,最后却都选择了转身。

在发生意外的3分钟里,有至少15辆汽车从他身边驶过,没有一辆停留。

暴雨阻断归途

女友王慧敏分析,张建伟一定是打算绕道回家,根据经验,那条路有市政的人排水。

8月30日中午,张建伟有了半天假,打算带女友王慧敏回老父亲那看看。

头一天,91岁的老父亲嘱咐张建忠,“让你哥回来一趟。”老爷子想让大儿子每天来陪他说说话。

张建忠给大哥张建伟放了半天假。

在张建忠承包的食堂里,大哥负责买菜、干杂活。家里5个兄弟姐妹,大哥从部队转业后,一直没稳定工作,靠弟弟妹妹帮衬。

一个多月没探望老父亲了,咋能空手去?张建伟和王慧敏决定到超市买点东西。

半路上,天色暗了下来。“黑云遮了满天,憋着一场大雨。”王慧敏回忆。

超市逛了一半,张建伟想起家里窗户没关,“地上有电线,跑电起火可麻烦了。”

他匆匆往超市外走,临走时嘱咐王慧敏,“你等雨小了也回家,明天再去看老爷子。”

下午5点半左右,豆大的雨滴下,张建伟穿着深色系扣雨衣,骑着黑色电动摩托,沿解放路往南而去。

按王慧敏的预判,往南走,张建伟只要穿过火车站西边的一个在建地下道,15分钟就能到家。

张建伟没有按王慧敏预判的道路回家,他最后出现的位置是五福路西口。

王慧敏分析,他一定是打算绕道回家,根据经验,那条路有市政的人排水。

五福路长约1公里、宽约10米,东西走向。

马路边一家商户老板记得,那天路灯四五点钟就亮了,比平常早了两个多小时,积水很快漫过了20厘米的马路牙子,爬上了商铺门前的台阶,“马路上,水没膝盖。”

还有60米,张建伟就能离开五福路。

沉默的26秒

监控录像显示:在张建伟跌倒的3分钟里,有15辆汽车从他身边经过,除了卷起水浪,没有一辆愿意为这场意外而停留。

积水吞没了张建伟电动摩托车的大半个车轮。

路边一家摄影店的监控视频显示,张建伟在18时09分(比实际事发时间晚29分钟)由东往西驶入画面。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白色轿车,往前走了两三米,车身开始左右摇摆。

他试图用双脚保持车身平稳,但没奏效。马上要接近一根路灯杆时,车身向左侧倾倒,人摔进积水,仍在转动的后轮搅出水花。

视频中,几乎在张建伟摔倒的6秒之后,离他5米外的商铺门前,一名女士注意到了倒在水中的车和人。

这名身着白T恤、戴眼镜的短发女士看到后,马上转头招呼身边的小伙儿和一名女伴。三人一起下了水。

小心翼翼地下了台阶,他们往前迈了七八步,小伙儿探身看了一眼,转身想要往回走。

白衣女士着急地用手阻拦男伴,她又上前几步,伸手准备扶摩托车。

此时一辆大客车驶过,卷起的水波朝摩托车涌过来,车身抖动,转动的后轮猛地又喷出水花。三人像被吓了一跳,都转身往回走。

打算施救的白衣女子不甘心,先后拉了随行的小伙儿两次,站在水中喊着什么,还向路边的其他人招呼着什么,但没有人再走下台阶,人们只是指指点点,讨论着。

后来,白衣服也消失在监控画面中。

监控视频没有声音,没人知道他们当时的对话。

像一部默剧,在随后的26秒里,张建伟摔倒的地方,再也没有任何人走近。

监控录像显示:在张建伟跌倒的3分钟里,有至少15辆汽车从他身边经过,除了卷起水浪,没有一辆愿意为这场意外而停留。

画面中,倒在水中的张建伟,双腿像没了知觉一样,不时漂出水面,可以注意到,一辆白色轿车离张建伟不到5米远,停靠着,始终打着双闪。

张建伟的周围都沉默了。

打破沉默的施救者

一个细节是:当救人者将张建伟平躺着放在台阶上时,周围躲雨的人趟着水过来围观。

最先伸出援手的,是路边商铺的杨彦武和李玉霞夫妻。

这对东北夫妻开的修衣店离事发地有近20米远。

就在张建伟躺在水中那十几秒,李玉霞朝屋里喊,“老公,那倒了个人,你赶快去看看。”

杨彦武放下缝纫活,顾不上挽裤腿,穿着老布鞋就往水里跑。

隔壁开童装店的李琳也被7岁的儿子喊到门前,见杨彦武跑了过去,李琳随即跟上去。

离摩托车一米远时,杨彦武看见,摩托车挂住了张建伟的雨衣,人躺在马路牙子下面,头朝西南。

杨彦武回身招手,希望有人能帮忙,听见很多躲雨的路人在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在几个商户赶来前,他弯腰关了摩托车的电源。

此时,水浪将张建伟冲离了摩托车,他的身体漂浮到路边的道牙上。

随后,身体微胖的李琳最先上前拽住了张建伟的左臂,杨彦武拖着右臂,和一名路人合力将人拖到了人们躲雨的台阶上。监控中,这时,打着双闪的白车起步驶离。

李琳和杨彦武都记得,张建伟被抬起时,胸脯、腹部还有起伏,口中还有“呜呜”的低吟。

一个细节是:当救人者将张建伟平躺着放在台阶上时,周围躲雨的人趟着水过来围观。

120来了。

解放军155中心医院的救援记录显示,他们在17时52分接到呼叫,2分钟后发车前往。急救医生回忆,他们在大雨中行驶了10分钟赶到现场。

实施了近50分钟的心肺复苏后,张建伟最终没能醒过来。

杨彦武家苫盖电动车的塑料布,临时被当做张建伟的盖尸布。

盖上遗体的那一刻,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

施救前后的顾虑

事发翌日,两串鞭炮在服饰店门口噼里啪啦地炸响。晦气驱了,店门前依旧车水马龙。

张建伟一直被当做无名尸体停放在殡仪馆,直到第二天一早,王慧敏找到了派出所。

警察拿着遗体照片找她辨认时,王慧敏双腿发软。

张建忠找到了大哥的遇难地。摄影店的监控视频让他揪心,“咋就没人敢上前扶一把?扶一把,救条命啊。”

这段视频,张建忠拷回家看了无数次,希望从中分析“大哥为啥倒在水中站不起来”,但每当“那三个人”出现时,他总是看不下去。

他对视频中那名“下了水却往回退”的男子始终介怀,“女的都往前冲、想救人,你一个大小伙子咋还见死不救呢?”

一气之下,他把视频提供给了电视台,希望让人们看看这“人心冷漠、世态炎凉”。

视频迅速引爆网络,“扶与不扶”的道德讨论再一次成为公共话题,很多人认为,张建伟是被那些“讹人的老人”害了。

李玉霞也认同这个观点,“让那些老人看看,你们那样做,将来真摔倒了,没人敢扶。”

其实,丈夫杨彦武救人前,李玉霞也并非没有顾虑。

那天,看着丈夫跑上前,她手里一直握着手机,“拍视频留个证据”的想法在她脑子里一闪而过,手指最终没有按下摄像键。

虽然救了人,但杨彦武夫妇起初不太愿意接受采访,“万一说错话,家属找上门咋办?”

李琳更担心落埋怨,她和杨彦武把人拖上来后,放在了离事发地最近的服饰店门口,“后来想,万一人家老板找我来咋办,人没了多晦气,做生意的在意这个。”

事发翌日,果然有两串鞭炮在服饰店门口噼里啪啦地炸响。

晦气驱了,店门前依旧车水马龙。

回避拷问的城市良心

“40年前,还是部队战士的张建伟参加了抗洪救灾;40年后,40厘米的马路积水把他的命要了。”这让弟弟张建忠更难过。

“入汛以来最大强降雨日前袭击我市……”张建伟死后的第8天,开封市城市管理局官网上,发布了一条动态消息。

消息中提到,“强降雨造成市区20余处地段严重积水,市领导高度重视,冒雨视察积水情况,市政管理处200多名干群投入排除积水的防汛工作中,24个泵站全部投入抽排。”

全文没有提及“有人在积水中丧生”的信息。

张建忠也注意到这个消息,他从中得知,开封市对于暴雨有应急预案。

他去开封市市政管理局,询问应急预案具体内容,想知道市政管理部门应该在多久内将积水排除,是否对市民在积水中死亡负有责任。

得到的答案是,“我们理解家属的心情,但张建伟的死亡是个意外,我们没有责任。”

9月10日,市政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在传达室对新京报记者说,“家属想要赔偿,这和我们没关系,不方便接受采访。”

大哥死后,张建忠常想起40年前,大哥也是从抗洪救灾中过来的。

40年前,河南驻马店因暴雨引发水库垮坝。张建伟曾作为武汉装甲司令部的战士,前往当地救灾。

抗洪救灾期间,作为通讯兵的张建伟因为长时间戴着高频设备,落下了残疾,丧失了部分听力。

“那么大的抗洪救灾都没让我哥死在那,40厘米的马路积水把他的命要了。”这让张建忠更难过。

王慧敏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8年前,她在张建忠开的宾馆里当服务员,认识了张建伟,两个离异过的人决定重新开始生活。

她看中了张建伟“看见啥都能白话几句”的健谈,还有“从不惹她生气”的体贴。

两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领结婚证,“他在开封没有房,怕我委屈了。”

原本今年,王慧敏和男友商量,申请一套廉租房,“有了自己的房子,我俩打工攒钱,给各自的孩子把婚事办了,这辈子也就挺幸福了。”

坐在曹屯的出租屋里,王慧敏说,“所有的幸福都没了。”

还差半个月,房子就退租了。

王慧敏眼前,是那辆张建伟骑了2年的电动摩托车。车后轮上还沾着泥,王慧敏后悔,“如果那天和你一起回来,哪怕你摔倒了,还有我能拉你一把。”

让三个救人者遗憾的是,他们的努力没能挽回张建伟的生命。

“那三天里,天天晚上都能梦见他倒在水里。”杨彦武不敢闭眼,总想着,要能再早点看见,把人救活了该多好。

开学的安全课上,李琳的儿子听警察讲到了五福路上的事故,他小声和同学说,“我妈妈上去救人了。”

李琳说,那天促使她想都没想跑出门的,可能就是一直站在台阶上看着她的儿子,她不想让孩子长大之后,也成为一个冷漠的人。

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河南开封报道

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