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曾艳通过SAP选拔,加入全国首期学校心理辅导师认证班

作者: 发布时间: 2014-06-16 16:18 来源:转载网络

祝贺曾艳通过SAP选拔,加入全国首期学校心理辅导师认证班

为了让更多人因心理学而获益

          ——期待体验式团体教育模式在教育教学中的应用

一、学习心理学的初衷及转变

2003年,身边的朋友考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鼓励我也去考。一是作为教师应该懂心理学,二是对未来自己孩子的教育也有好处。我并不心动,不觉得心理学有多么的重要。2009年,手机上收到一个心理咨询师考证培训的通知,毫不犹豫地去报了名,也许是因为做了母亲的缘故吧!

开始上课,我很失望,为了考证的课程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也并不是只想取得一张证而已。于是,热情被浇灭。直到二年后,我终于决定参加考试,把证拿回来。

2012年,新余几个心理学伙伴到南昌参加了意象对话初级班的学习,回来后成立了意象对话学习小组,我也成为其中的一员。在与同伴们一起体验的过程中,才真正对心理学有了一些了解。20126月,新余市心理学会请来了曾奇峰老师,开展了为期六天的精神分析初级班。就是在这个初级班上,我才终于踏入了心理学的大门,感觉自己的世界被彻底颠覆。

早期的学习,我基本是围绕孩子。学习了许多关于育儿的心理知识,接触了正面管教,并系统地学习了人本的父母效能沟通(PET)。随着对PET理论学习的深入与实践,我发现,理论仅是“外功”而已,学会了许多的招数,但在实践中却很难用得出来。好在一直在利用意象对话技术对自己的心灵进行探索,也参加了一些个人成长的工作坊。在心灵成长的路上,我逐渐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不愿长大,不能对自己负责;自我价值感低而导致的自卑;苛求完美,缺乏行动力等。

随着成长的深入,我学习心理学的动机也开始转变,从为了孩子学习转变成为了自己的成长而学习。

成长让我越来越了解自己,敢于面对自己的“阴影”,逐渐变得更加成熟。这时,韦志中老师所提出的“让更多人因心理学而获益”,让我怦然心动,内心涌动着一股力量,我希望自己也能做一点什么。虽然一直坚持成长,可缺少的担当依然没有找回,背负着重重的自卑,我无法前行,拥有热情却很难付诸于行动。韦老师再一次来到新余,我终于可以“带着自卑”前行,将热情付诸于行动中。

二、学校现状带来的困惑

1998年至2012年,我一直从事音乐教学,主要工作是组织或是协助相关部门的一些活动。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我感觉到了学生的变化。过去,多数学生乐于参加各类活动,愿意通过活动来锻炼自己,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现在,多数学生只是想在活动中表现自己,不愿意奉献自己的力量,常常爱问的一句话是:“有什么好处?”功利化的思想在校园内蔓延。

2012年开始,根据学校工作的安排,我转而教思想品德科目,更多地接触了学校教学一线的工作。因为所教学科的原因,我有机会了解学生内心与父母、老师的关系。令我惊讶的是,多数学生不能感受到父母的爱,对老师的印象多半只是严厉。内心被压抑,与学校、与父母、与老师对抗,常常是口服心不服。

学生的物质生活越来越好,但物质的满足却没有增加学生的幸福感,许多学生感觉茫然。学生渴望被认可,但学校的评价标准单一,学生可能采用错误的方式来表现自己。

离异家庭较过去更多,家庭中父母间的矛盾,传统中国家庭的教养方式与现代孩子的冲突日益明显,教师期待家长能协助自己管理好自己的孩子。可实际情况,却是家长无法与孩子沟通,对孩子越来越“无能为力”。

随着社会的变迁,各个学校间的竞争越来越大,教师工作任务重,考核压力大,为了晋级而努力,功利心越来越重,职业幸福感不断下降。

许多社会事件的出现,以及身边成年人对社会事件的态度,让正处在价值观形成期的中学生茫然或是偏激,社会的教育功能在弱化;家庭教育处在功利与茫然中;学校教育则是疲惫不堪。学校怕学生出安全事故,怕家长到政府或教育行政部门去“反映问题”,怕没有“尖子面”的学生。整个学校感觉就是“警察在防小贼”,校方、教师不停地压制学生,学生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彼此“斗智斗勇”,耗费不少精力,成效却甚微。

时代变了,学生的个性越来越张扬,渴望得到尊重与认同。新型师生关系讲了好多年,可教师又哪里能真正做到。学生需要更多的理解与支持,可是教师们心中却有无尽的担心。教育管理的尺度究竟在哪里?对于新时代的学生,到底该如何教育管理?在现有的机制体制下,教师的动力从哪里来?教师怎样才能拥有更好的管理方法?教师怎样才敢于尝试改革教育教学方法?

三、所在地市中学心理健康教育的现状

许多老师都把心理教育看成是给有不良行为学生进行的思想政治教育,他们的希望是,把那些“不听话”、“会捣乱”的学生交给心理老师“教育教育”,他们就听话了,上课就不讲“小话”了,精力就用在学习上了。

学生对心理咨询室是有些好奇的,会忍不住来看看,偶尔也会迈步进入咨询室。如果只是单纯情绪问题,解决起来倒也不是太难,效果也较好。但许多未成年人问题的根源都在于家庭,还有一些问题的解决是要与班主任或是课任老师来共同解决的。怎样去影响家长或是同事,取得他们的理解与信任,对于心理教师来说并不容易。因为在很多人心中,学校的心理教育那是针对学生的,跟老师与家长能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来,学生的问题往往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学生进入咨询室的兴趣也越来越小。

中学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往往是因为有行政部门的要求,需要应对相关的检查。但中学心理教育到底在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中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中学心理教师多为兼职,很难坚持自身的成长,这就导致心理工作的效果不明显。有时讲座活动挺热闹,但实际效果并不太好,导致心理健康教育仅仅成为一种形式,失去了其原本的意义。

四、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未来趋势

中小学的心理健康教育的对象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心理疾病的人,学生只是需要更健康地成长,成为人格健全的人,成为能对自己负责的人,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

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对象应该不仅仅是学生,更应该是教师与家长,因为成年人的言行举止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孩子。作为教育者,首先就应该是一个心理健康、人格健全的人,班主任、课任老师、家长与学生接触的时间远远超过心理教师。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不仅仅是对学生进行心理学常识的普及或是个案咨询,更应该是团体的心灵成长。

中小学的心理教育要为学校的中心工作服务,直接服务于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每一位教师都应该成为心理学的传播者,把心理学的技术应用于教育教学中,以促进教育教学的改革。

五、期待让更多人因心理学而获益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总不太敢在人们面前大大方方地说,“我在学心理学。”因为担心会被人误解。但随着自己的获益,我开始可以坦然地告诉人们,我正在学习心理学。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学习心理学,我希望越来越多的老师、家长学习心理学,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孩子因为心理学而获益,我希望整个社会因心理学更加和谐。

2011年,新余市教育系统党员教师培训班上一位来自北京的高级教师的讲座,让我有了一些想法。这个讲座其中的一个内容是关于新课改,就是将注意力训练、手指操、a音波的音乐、记忆力训练、快速阅读训练、发散思维训练、思维训练等引入课堂。利用注意力动摇规律,将某些训练引入课堂中注意力下伏时间,既能重新吸引学生,又能提高相应的能力。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可以利用心理学知识服务课堂,当时,我正在学习了解心理学,也想做这样的尝试。可是,那时的我却没办法做到,一是将理论应用于实践并不容易,二是自己内心的恐惧。此后,我再也没想过把心理学应用于教学中。

在心理学学习的过程中,更多接触是用人本、精神分析等方式进行的一对一或小组式的心灵成长,也试着将这样的方式在学校小范围的应用,并在个别学生身上产生了一些效果。但在尝试过程中,遇到一些较难解决的问题时,就会发生角色冲突。既是学校教师,又是心理老师。学校对教师的要求,教师对学生的要求是非常明确的,接纳度相对较小,而心理教师对学生的接纳度相对可以更大一些,这就容易形成角色冲突,造成内心的纠结。这样的尝试也就渐渐停了下来,并未取得太大的成果。

20135月,韦老师在新余开办《表达性艺术团体心理成长模式理论与实践工作坊,就此接触到一种全新的成长方式,让我受益匪浅,并开始初步了解韦老师在学校所做的本会团体实践,知道了“心理资本建设”这一“新名词”,发现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的对象不仅仅是学生,更可以是教师,甚至校长,心中欣喜不已。2014年,我在朋友处看到了《体验式班会设计》一书,这本书打破了以往学校的班会模式,带来了全新的感觉。我期待我所在的地市学校也能尝试团体教育的模式,而我愿意首先学习与应用,让体验式团体教育的模式在更多的地方开花结果。

 

                                         江西新余新钢中学  曾艳

 

学校心理学家的摇篮,中国教育教学改革的希望。

体验式团体教育模式-----学校心理辅导师(SAP执行师)培养计划,为学校心理帮助计划(SAP)输入人才,

首期30人,全国选拔,择优录取.打造应用心理学人才,让更多的人因为心理学而受益.

简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c1edfd0102e5a7.html


《积跬步以至千万里--体验式团体教育模式发展记实》宣传画册出炉了!免费赠送100本.

有兴趣了解体验式团体教育模式和索取画册的朋友,请留下邮寄地址、邮编、电话、姓名到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